磨商网

玉立:跨越五洲

--访湖北玉立湖北玉立砂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姓名:黎珊玉
职称:董事长
领域:涂附磨具
单位:湖北玉立砂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简历:黎珊玉,湖北玉立砂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黎珊玉是中国涂附磨具行业最具中国思想的领军人物,他的追求、理想、价值观和道德品质,因为蕴涵了中国传统思想的中庸之道,而在风雨同行中更容易发现其历史背景;因为弘扬了中国商业文明的深刻底蕴,而在当代市场经济中独树一帜。
    湖北玉立砂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涂附磨具专业企业,前身是通城砂布厂,于1978年初创办。
    通过29年的发展,公司拥有净资产3.5亿元,产值过9亿,其中出口创汇1000万美元,占地800余亩,员工3000余人,集生产、科研、经营于一体,连续11年雄踞行业亚洲老大,其净资产率、产品产销率、货款回笼率连续13年保持三个100%,犀利牌商标连续四届十三年荣获“湖北著名商标”、“湖北名牌产品”。 2006年公司系列产品荣获 “全国出口免验商品”, 犀利牌钢纸系列产品获得欧盟MPA认证,集团公司先后获得“全国诚信守法乡镇企业”、“中国机床工业协会‘精心创品牌十佳企业’”、“全国机电产品出口先进单位”、“全国最佳经济效益乡镇企业”、“全国优秀思想政治工作企业”、“全省企业党建红旗单位”、“湖北省优秀民营企业”、“湖北省外贸出口先进单位”、“湖北省和谐劳动关系优秀企业”、“全国守合同重信用单位”、“湖北省诚信纳税百佳企业”等荣誉称号。
    犀利牌涂附磨具系列产品还在东北、华东、华南、西北等地区受到当地工商部门、质量技术监督部门、消费者协会等部门的授牌嘉奖。
>>采访相关产品图片TOP20
>>采访新闻内容
突围“后加贸时代”
--访湖北玉立砂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李伟雄
突围“后加贸时代”

——访湖北玉立砂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李伟雄

 

    继去年7月我国调整出口退税政策两个月后,中国对加工贸易政策进行了又一次重大调整,并公布了新的一批加工贸易限制类产品目录,至此,我国的加工贸易行业近乎被投下了两枚重型炸弹。业界人士称中国也许由此进入了“后加贸时代”,随之而来的国际贸易格局、国家建设格局以及企业发展格局的变化引起了众多企业的关注。
    然而挑战总是与机遇同在,阵痛过后,企业依然需要前行,这时,每个企业都需要大量听取别人的意见与建议,对企业今后的发展进行合理规划。对此,我们采访了湖北玉立砂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主抓外贸进出口工作的集团公司副总经理李伟雄。
   
企业发展格局:痛并快乐着
    据李总讲,同去年比今年的外贸市场略有些萎缩,这个原因是多方面的。自改革开放以来,国家经济持续发展已经
30年了,这种高速发展已经被专属命名为“中国速度”,现在全球经济有趋缓的迹象,中国势必也受到影响。
    他说,做外贸出口的企业对人民币汇率的变化很敏感,汇率的变化固然有经济规律自身的要求,同时与欧盟、美国的施压不无关系。世界经济一体化要求我们和国际接轨,接轨本身产生的摩擦反映到我们这边来就显示为企业的效益更易受国际市场变化的影响。从去年到今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节节攀升,而出口退税率下调,加上
PPI(生产者物价指数)上涨,外贸出口的难度明显加大。
    目前我国研磨类产品的价格优势有所下降,而且对欧美顾客尤其是专业用户来说,产品质量比价格更重要。李总打个比方说,人家一条砂带可以打磨
100块木板,你的产品价格虽然比人家的便宜一半还多,但是只打磨50块木板就需要更换,还要再运行、调试,故从总体来说,降低了生产效率,并不划算。
    对于外贸市场,李总说潜力还是大的,今年上半年公司外贸出口同比增长19.5%,因为工业需求没有停止,从市场需求的角度来说,对外贸发展前景不能悲观。
    战略实施目的地:下一站,去往哪里?

    玉立砂带目前的市场主要还是欧美,近两年也开始开发东南亚和非洲这两个迅速成长的市场。
    目前公司在美洲市场的开发上有突破,但是依然有很大难度,例如来自墨西哥的同类产品形成的市场竞争。墨西哥也是个涂附磨具生产的主要产地,加之北美对墨西哥的扶植,欧美客户的使用习惯,大公司(如诺顿)的市场控制等等,都构成了公司扩大出口的障碍、增加了发展的难度。
    对于中东市场,公司参加了几次博览会,收效不是很大,另外中东地区动荡的政治形势,也让众多商家头疼不已。
    这几年东南亚发展还不错,例如印尼、马来西亚有大量木材资源,木材加工业飞速发展,需要大量涂附类磨具,是个值得重点培育的市场。
    产业结构调整:识时务者为俊杰
    很多在东莞投资开办加工贸易类工厂的企业老板在今年苦撑并最终撤资的时候,都不明白,怎么这次中央就动真格的了。促使中央作出政策调整的原因很多,最主要的方面是:一,长期巨额贸易顺差带来的国际压力;二,日益严重的环境污染和能源浪费;三,经过
30年高速发展,中国经济已经进入产业结构调整和升级阶段。
    李总分析说,目前原材料物价还在高位,我们只能从提高生产效率、节能等方面降低生产成本。虽然我们的行业是劳动密集型产业,但是目前和印度、孟加拉等发展中国家相比,我们的劳动力优势有所下降。改变现状的根本办法还需要扭转产品附加值低的局面。
    都知道提高产品附加值要投入,这对于要转型的中小企业来说是有难处,但这也是最有效的途径。李总说,例如奔驰汽车,它的利润不是来自原材料,而是来自其品牌,其品质、其科技含量。日本
80年代汇率变更导致了其国民经济持续十几年的倒退,但是其出口产品的利润依然十分客观,究其原因就是其产品附加值高,受宏观环境影响不大
    李总说,说到底,还是个“品牌建设”,要依托于产品功能创新,创造出自己的东西。可能目前对很多企业来说做标准不切实际,但是我们可以致力于生产高质量的产品。“
REACH法案(关于化学品注册、评估、许可和限制法案)”出台后对我国的商品出口提高了准入门槛。当前在国际贸易中设置贸易壁垒,甚至滥用反倾销制裁手段已经成为贸易保护的家常便饭。对此,我们必须面对现实,研发自主产品,提高竞争力,降低能源消耗和环境污染。如果不做好环保工作,将不利于行业的发展。
    加工贸易转型升级其实是在年十五届三中全会提出来的,当时很多人认为这只是一个笼统的概念,随着入世后国际上对生态环境保护的力度加大,中国也必须遵循这个游戏规则。如何尽早地进行产业结构调整,也许才是中国加工贸易行业下一步都必须做足的文章。

 

 

该公司其它文章
最新专访
最新专访新闻
技术交流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