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商网

长城誌

--访河南长城磨料磨具有限公司董事长丁德君

姓名:丁德君
职称:董事长、总经理
领域:磨料、磨具
单位:河南长城磨料磨具有限公司
简历:丁德君,河南长城磨料磨具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中国机床工具工业协会涂附磨具分会副理事长。
        河南长城磨料磨具有限公司(原中国第二砂轮厂白鸽磨料磨具厂)是生产磨料磨具的综合性公司。
        主要产品采用巴马克生产整形、水洗、煅烧、镀衣、高清洁度、高密度的棕刚玉磨料,棕刚玉微粉,固结及涂附磨具用系列产品;树脂切割砂轮,钹型砂轮,异型砂轮,网布砂轮,超薄片砂轮,可弯曲砂轮及涂附转换产品。
        严格的生产工艺和质量管理体系确保产品质量。公司一切以客户满意为宗旨,诚信经营,互利共赢。
>>采访相关产品图片TOP20
>>采访新闻内容
牛不扬鞭自奋蹄
--访原白鸽集团碳化硅公司党总支书记、
        “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后人想要继续发展要有所建树,除了高瞻远瞩外更需要向前辈们用汗水与泪水换来的过往和曾经看齐。但时间、空间的变迁,无可避免的会将历史的足迹遗失。此时,我们正需要一些特别的事、特别的人,来再次带领我们去见证行业发展历史中的崇高与不朽……
孙忠义简介
        1962年进入中国第二砂轮厂(白鸽集团股份有限公司);1968年因工作需要调入酸碱洗组当班长;1970年企业搞连队建设,任二连副连长;1974年任机修副工长;1978年任碳化硅车间副主任;1984年任碳化硅分厂副厂长一职,主管设备;1991年任碳化硅分厂厂长,主持全面工作;1993年集团领导班子调整,任碳化硅厂总支书记;1997年,任碳化硅分厂厂长兼总支书记;1998年,返聘为珠海联营厂担任书记一职;现今任河南长城磨料磨具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曾因工作出色于1974年至1997年连续被白鸽集团评为集团标兵;1977年、1978、1982年、1983年、1985年、1986年当选为郑州市劳动模范;1987年郑州市学习铁人先进个人和市优秀党员、廉政建设积极分子;1989年被评为河南省劳动模范;1978年至1992年,连续三届当选为河南省五、六、七届人大代表。1978年至1982年当选为全国第五届人大代表,1978年至2002年连续当选为郑州市中原区第六、七、八、九、十、十一、十二届人大代表。
        夜幕降临了,他迈着坚定的步伐走出厂门口,落日将他的背影拉得老长老长。而身后,是比背影更长的回忆。透过那些斑驳的树影,他看到了五十年前的那个血气方刚的少年,在震耳欲聋的车间里忙碌着,眼神里透着一份刚毅与坚忍,那时,是一个“越是艰苦越能磨练自己”的信念激励着少年适应了最为艰苦恶劣的环境。想到这,他的嘴角稍稍上扬。一恍然,已是五十个年头了,从最初懵懂的少年到现今叱诧行业的老将,他已经经历了多种角色的转变,但不管角色如何转变,不变的却是他对磨料磨具行业这一份深沉的爱。
        角色一:干起活来,他是“老黄牛”
        1958年6月,正是大跃进时期,郑州电缆厂到鹿邑县招工。当时,能到大城市去工作几乎是每一个青年的梦想,而梦想成真的这一批录取人中就有不满17岁的孙忠义。也就是从这时起,他就暗下决心,一定要虚心向老师傅们学习,全面掌握技术,在大城市扎下根来。
        1962年,他被调入中国第二砂轮厂(白鸽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带着一展拳脚的想法,他走向了新的工作岗位,虽然看到和感受到的是漫天飞舞的碳化硅砂粒、震耳欲聋的机鸣声、刺鼻的酸碱气味以及高温的环境,然而他骨子里的倔强与好强却让他坚信:“越是艰苦的环境,越是能磨练自己的意志。”于是,他留了下来,这一留便是几十年。
        从一个普通的破碎工到班长、车间主任、分厂厂长、再到党总支书记。每一步里头都饱含了他踏实肯干、刻苦钻研的精神,也累积了他数以万计的忘我工作先进事迹。
        走向领导岗位后,工人出身的孙忠义从来没有忘记过自己的工人本色,也从来没有把自己当做领导。在家里、在办公室,他总是待不住,非得到生产一线去,在他看来,车间和生产现场就是他的家。工友们说,他总是第一个到生产现场来,既是组织者,又是执行者;既当指挥官,又当战斗员。而当太阳早已落下山时,他才迟迟归家。他的儿子告诉我们,父亲在工作时期几乎每天都是7点上班,晚上最早8、9点之后才回家,加班加点是最平常的事情。一年365天,除了出差开会,他从没有在礼拜天和节假日休息过。以每天工作12小时计算,他20年里干了30年的活。因此,“老黄牛”成了孙忠义最响亮的代名词,只要提起“老黄牛”,白鸽公司几乎无人不知,对孙忠义的先进事迹也无人不晓。
        1984年的一天,快下班时,碳化硅分厂冶炼间的重要设备大吊车坏了,致使原料不能运进,如果不及时抢修,就会影响到整个冶炼车间的生产顺利进行。看着整个处于瘫痪的车间、堆积如山的待运物料,身为副厂长的孙忠义心急如焚,立马打消了回家的念头,他把维修工人组织起来,分为三班进行连夜抢修。但由于冶炼炉上千度的高温烤得四周设备是滚烫的,根本就无法下手。见没有工人主动去抢修,孙忠义一马当先,二话不说地拿起工具,爬上滑线支架干了起来。榜样一树立,工人们也纷纷进行全面抢修。8小时过去了,一班休息了,他留下来跟着二班干,二班休息了,他又跟着三班干。工人们都劝他休息一下,但他还是不肯离开。最后没法,心疼他的工人将事情告诉了分厂厂长,厂长闻讯赶来,命令式地叫他回去休息,没想他却执拗地说:“谁再强迫我休息,我就辞职,让他来当这个副厂长!”直到设备抢修好,车间里响起机鸣声,他才满足地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
        还有一次,孙忠义正在家里吃饭,听说炉车轮子脱轨,作业无法进行,他马上放下刚吃几口的饭碗,急冲冲地赶到现场。现场维修的工具不全,他就亲自到兄弟分厂借来50吨负荷的千斤顶,同工人一起干到后半夜两点多,才将炉车顶到轨道上,生产正常了,他也顾上饿,疲倦地在办公室眯了一会,又投入到新一天的工作当中去了。
        问其为何如此不辞辛劳?他淡然地说:“我在厂里多干些工作,心里踏实。设备修好了,生产顺利了,这才是做好了咱工人的本职工作。”
        角色二:指挥管理,他是“火车头”
        1988年,根据中央和省市有关开展的企业升级指示精神,企业进行着轰轰烈烈的升级工作。如何提高综合管理和企业专业管理水平,以保证产品质量、物质消耗和经济效益指标达到国家级企业标准这一大问题,已引起了企业管理人员的重视。而企业要升级,作为二砂主要磨料生产单位的碳化硅分厂首当其冲,而分厂的问题则主要是设备问题,一旦设备问题无法解决,企业升级就成为了一句空话。作为主管碳化硅分厂设备的孙忠义明白,要把管理和技术抓起来,单靠像“老黄牛”一样踏实苦干已经不能适应整个发展态势了,“总结经验、放眼未来”成了他思考的重点。
        当时全分厂有300多台设备,机械复杂系数达1000多个,电器复杂系数达2000多个,加上分厂的环境又是全厂最为恶劣的,且是联动线作业,关键设备坏一台,整个生产线就得瘫痪停产。于是他从实际情况出发,根据以往设备维修状况,结合科学发展观,总结出了维修设备的三条经验:一是深入班组机台,掌握设备运行信息;二是组织好设备备件的供应,确保维修工作需要;三是抓好重点设备的点检,逐步扩大点检面,降低故障率。此外,他在全厂率先推行的修理“轮休”制度,不仅解决了因设备停台检修对正常生产的影响,而且也方便了维修。
        有了好的维修经验和维修制度,分厂的故障发生率得到了有效控制。就在职工们都在为孙忠义的这些“管理点子”叫好的时候,孙忠义又亲自制定了《设备管理奖惩制度》,将设备管理同分厂生产情况与绩效考核直接挂钩。譬如,每月一台“二保”设备计划完不成,要扣全车间月度资金;超额完成一台五个复杂系数以上的设备嘉奖5元,超额完成7.5-14千瓦电机一台,嘉奖3-8元。制度颁发下来,不仅设备故障率降低了,生产效率提高了而且员工也有了相应的奖励,对于企业和员工来说,都是皆大欢喜的事。
        设备管理水平提高取得的成效,让所有职工对孙忠义刮目相看:原来实干的“老黄牛”也是管理上的“火车头”。
        1988年底,河南省暨郑州市人民政府组织到企业升级点评验收组来到二砂,在全面检查时对碳化硅分厂设备管理给予了高度的评价。1989年,二砂晋升为国家二级企业,孙忠义也因勤劳肯干、管理优秀而被评为河南省劳模。并于1991年走上了碳化硅分厂厂长的职位。然而这些殊荣与赞扬并没有使他陶醉,他反而更加清醒地认识到,今后的管理工作将更加艰巨。
        随着改革的不断深入,企业同市场经济的接轨成为摆在企业领导面前的一道难题。作为分厂负责人的孙忠义认识到,光靠上层转变观念是不够的,全体员工都应迅速做出反应:分厂,也要和市场接轨,否则就会被改革的浪潮所淘汰。于是,他带领整个分厂面对市场、认真分析,并采取了积极可行的措施,从人力、财力、物力上进行了各个突破。从而不仅企业生产的产品内销扩大,出口量也逐年增加,1993年-1994年两年间,他所带领的碳化硅分厂生产出口产品达8575吨,创汇达750多万美元。
      “少花钱,多办事;不花钱,也办事”一直都是孙忠义搞技术革新的原则。多年来,他的技术成果发明了多少,给企业带来了多少效益,已无法数计。倒是一段职工编唱的顺口溜让人印象深刻:“不用电,不用油,阀门一开酸自流。技术革新结硕果,孙师傅为我们带了头。”
        这段顺口溜说的是以前酸洗间用的加酸定量罐,原设计十分普通,控制加酸量全凭经验和感觉。而因生产发展,新手较多,很容易影响产品的质量。加上设备已经很陈旧了,酸漏很严重,造成了大量的浪费。针对这一问题,孙忠义领导团队,自行设计制造了加酸定量容器,并按照车位设计了十八个硫酸槽,每个酸槽对一台设备,控制容量恰为公斤,正好是一台酸洗机所需的加酸量。经生产验证,这不仅保证了生产需求,避免了人力资源的制约,又降低了浪费、减少了环境污染。
        不管是指挥生产还是公司管理,孙忠义都起到“火车头”的作用,也正是在他的带领下才使得集团所生产的白鸽牌碳化硅产品成为了我国磨料磨具行业的名牌拳头产品。
        角色三:工友心里,他是 “贴心袄”
        在碳化硅公司,孙忠义的吃苦耐劳和指挥管理是出了名的。但真正让每一个工友都打心眼里崇敬他的却是他为工友们所做的点点滴滴,以及他那颗时刻装着工友的心。
        1985年寒冬,瑞雪纷飞,家家都在准备采购年货,迎接新春。可就在放假的前一天下午,一名农村青年工在接班时不慎发生了工伤事故,脚部粉碎性骨折。本来事情可以交给部门负责人处理。但孙忠义听说后,立即赶到事故现场,亲自将受伤的工友送到医院。为了忙着请医生和联系病床,他楼上楼下里跑了十多趟,大家都劝他回去休息一会,可他却说:“这孩子父母都不在身边,有什么情况,得有个拿主意的人,我一定要等到手术结束后再走。”当一切都安置好后,孙忠义回到家已是凌晨四点了。此刻的他又累又饿又困,但他顾不得喝口水、休息一会,又亲自下厨做了两碗饺子,冒着大雪送到了受伤工友的手中。躺在病床上的工友看着手里热气腾腾的饺子和孙忠义那熬红的双眼以及满身的雪花,泪水夺眶而出,哽咽地说道:“这,这哪里是饺子呀,这分明就是领导对我们工人的一片心哪!”
        他对员工的关心不仅仅表现在做实事、做好事上,他也善长于做员工的思想工作。一次,一名职工家中闹纠纷闹得不可开交,夫妻两提出离婚,孙忠义就和工会主席陈丙离一起到这名职工家中进行调解,由于正处于矛盾激烈中,第一次调解失败了,第二次再去,第二次失败了,他再去……不知道费了多少口舌,两口子才回心转意,和好如初。事后,那名职工十分感动地说:“我们家庭之所以没有破碎,多亏了孙书记啊!”
        一位老工人告诉记者,孙忠义一天靠得住在工厂的就有12个小时,剩下的12个小时,他不是去探生病工友、做家访就是找职工谈心。对此,孙忠义却不以为然,他说:“作为一个领导者,如果不会关心、理解和尊重员工,怎么能带领大家干好工作呢?”
        角色四:群众心中,他是“代言人”
        孙忠义多年来因工作出色、体贴民众而被当选为国家、省、区的人大代表。这样的荣誉在大家看来都应是理所应当归属于他,但在孙忠义看来,肩上的责任无疑又加重了许多。
        为了更好地履行代表职责,并作为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多年来,他不断地加强自身的学习,始终坚持用两种方法紧密联系群众,一是在工作单位召开选民座谈会,并深入车间班组机台,充分听取广大选民的意见,二是在下班后利用不多的空余时间,广泛听取社会各阶层市民反映的情况。
        一个星期天,他单独到农贸市场去视察,发现几个工商人员正在和一个刚来卖菜的农民争吵,孙忠义走过去一看,才知道是工商人员要收费2元,但刚来卖菜的农民还没开始做生意,没有零钱,想让工商人员帮他去换零钱。其中一个工商人员态度很不友善:“你算什么呀?让我们给你去换零钱。”这时,孙忠义站出来说:“他一个人走不开,不好换,你们几个人,去帮他换一下吧。”“你是干什么的?”孙忠义掏出人民代表证说:“咱们都是为人民服务的。”最后,那个工商人员很快找人把钱换开给了那个卖菜的农民。
        诸如此类的事情举不胜举,在他参加各级人民代表大会时提出的各种议案和建议就有两百多项,并将各种处理结果通过各种途径及时地反馈给人民群众。对于暂时无法解决的问题,他就耐心地向大家说明情况。他不仅得到了群众的支持和理解,也尽职尽责地演绎了人民群众的“代言人”角色。
        角色五:原则面前,他是“铁面包公”
        在碳化硅分厂,若是问起孙忠义的为人,肯定有人抢着回答:“他是个老好人!”确实,和他共事,如果不是原则问题,他向来好说话,但是一旦有违背原则的事,他俨然“铁面包公”。
        1985年春节前,某县一个集体单位通过正当手续与碳化硅分厂协商购买一批立方体碳化硅并请求帮助解决一台机械设备,这件事对双方都有利,公事公办就行了。但买方担心变卦,就找到当时负责设备的孙忠义家里去了。孙忠义见来人正是集体小厂的业务员,刚开始还当客人热情招待,可当两个业务员把礼物送上说:“快过年了,一点小意思,来时领导再三交代,要您一定收下。”一听这来意,孙忠义就不高兴了。迅即搬过一把椅子挡在门口,阻止正要离开的那两人,并说道:“你们也把我看得太不值钱了,这东西你们怎么拿来的怎么拿回去,我半点也不会收的。”两人见孙忠义拒收,便说:“买设备的事情让您费心了,酬谢酬谢也是应该的。”“关于单位之间的事,咱们得按正当手续办,能办的,是我们的责任,不送礼也照样做好,不能办的,你们送礼再多也不行。”孙忠义的一番话让两业务员明白说什么这礼孙忠义也不会收了。于是又采取了拖延时间的战术,干脆坐下不走了。天寒地冻,可客人不走,一家人都得陪着受冻。不管孙忠义及家人如何解释,那两人就是不把东西拿走。从晚上一直折腾到12点,见孙忠义态度还是那么强硬,两人才收起东西说:“没料到孙副厂长这么干板正直!”无可奈何地离开了。
        一次,碳化硅生产线的设备出了故障,他指派一名修理工去帮助修理,关键时刻,那个修理工不听指挥,翘起二郎腿往椅子上一坐,胡搅蛮缠地说:“我爱人有病要住院,你先把我这问题解决了,我再去干活。”孙忠义一听火冒三丈,严厉地说:“我限你三分钟考虑好,要你去你就去,不去就按无故旷工处理,扣你一个月奖金外再通报全厂,下次浮动升级也没有你的份,我说话算数,决不含糊。”修理工见他动起了真格,态度马上缓和起来,忙说:“孙副厂长,您别生气,我马上去还不行吗?”说着提起工具一溜烟就往故障车间跑去。
        对待工人、客户,他是如此;对待自己的亲人,他更是如此。        
        1990年,孙忠义的儿子准备结婚,但是没有新房。儿子恳求父亲去找找房管科,再分一间,可孙忠义怎么也不答应,气得儿子哭着诉怨:“人家有个当官的爹,都能跟着沾沾光,可你倒好,让我在厂里一直干苦力活不说,够条件该要的房子你也不去要,你就知道为别人忙碌!”
        其实,孙忠义也明白,他上对得起国家和企业,下对得起群众和工友,唯独满怀歉意的就是自己的妻儿了。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很少,为家人做的事也少,但他对妻儿的那份情谊却不少于任何一个丈夫和父亲。有人曾用赞扬焦裕禄的话来称赞孙忠义:“心里装着群众,唯独没有他自己。”这话并不过头。
        角色六:行业发展,他是“蜡炬”
        在白鸽工作了一辈子的孙忠义,对工厂、对工友甚至是对磨料磨具这一行业都充满了感情,即便是退休后,他依然无法割舍。
        随着光阴的流去,1998年,孙忠义也到了退休年龄。但因为工厂离不开他,工友离不开他,而他也舍不得离开这个他奋斗了一辈子的企业。经集团研究,决定返聘孙忠义去珠海一家和当地政府合作的联营厂当书记,孙忠义欣然接受。
        2001年元月,孙忠义回到郑州,当时他退休前的厂子正急需技术员,他又主动请缨去做技术工作。并提出了两个让人意象不到的要求:一是不要钱,二是不要任何物质报酬。谈到为何提这样的要求时,他说:“当时,集团和工厂都有困难,我不能也不会去要求什么报酬,何况我对企业、对工友们的感情不是能用这些来衡量的。”就这样,在他同龄人颐养天年的时候,他又满怀激情地在工厂干了半年。
        如今,身为河南长城磨料磨具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的孙忠义,主管长城的生产、技术和设备。刚来长城,因对厂里的情况不了解,孙忠义就找长城董事长丁德君探讨今后的工作,而丁总的“市场中心论”,让孙忠义意识到除了抓好生产、质量、和技术外,自己要做的还有很多。按照丁总的思路,他在抓好安全生产、保证质量的同时,要求职工树立良好的市场竞争意识,使每一个职工都能够从我做起,做好自己本职工作的同时保质保量。为了扩大市场、研发新产品,他还亲自带队去走访用户,征求用户的使用意见和要求。并根据生产车间的实际情况和要求重新制定和修订了各项管理制度和岗位责任制,如安全、质量、现场、设备等20余项。
        很多人都对退休后仍忙碌于一线的孙忠义表示很不理解,他却有自己的看法:“退休后,我也有想过在家安度晚年。可是当我看到改革开放的新形势,特别是磨料磨具行业的发展,激起了我继续投入这个行业的决心和信心。我想在磨料磨具发展的浪潮中发挥余热,用我微薄的生产技术,为磨料磨具行业的发展增砖添瓦。”瞧!就是这样的“蜡炬成灰泪始干”的精神支撑他走过磨料磨具行业的风风雨雨,而且乐此不疲。
该公司其它文章
最新专访
最新专访新闻